欢迎访问明仕亚洲888

我的童年时代

作者:道人四三 来源: 时间:2017-11-24 阅读: 次 字体: 在线投稿
  美国作家菲尔丁说:“人类正在失去伟大的孩提王国,一旦失去这一王国,就是真正的沉沦。”我不愿沉沦,因为我惧怕黑暗,我怕我真的会忘记我的童年时代。 我出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长在二十一世纪初,这无疑是尴尬的一代。“90后”?我们太年轻了;“00后”?我似乎已经是“叔叔”辈的人了。呵,真是讽刺,自己刚结束过年收压岁钱,就要给“晚辈”压岁钱了。 我的童年却也似这出生的时代,八十年代的玩具我玩儿过,零零后的动画片我也看过,我的童年似乎还是挺有趣的。 近来常看到“80”后们回忆童年时的玩具,掌中宝、小霸王、塑料小兵人、圣诞树、泡泡胶、斗兽棋、大富翁、飞天仙子、粘粘手,猛地看到这些,我有些糊涂,这些真的只是“80”后的回忆吗?为什么我这近“00”后的人儿也这么熟悉呢? 掌中宝游戏机,除了最经典的俄罗斯方块儿,最喜欢的应是一个战斗机的游戏了,也是少有的会玩儿的游戏。可惜,玩了这么久似乎从未拥有过属于自己的一部。哦,不对,我四年级时应有过一部属于自己的,它的后壳是蓝色的,前面是灰色的,不同于传统的掌中宝,它更短,也更胖。后来,被我交由同学保管,再后来也不曾拿回,纵使拿回也是不敢拿回家去的,毕竟是自己偷偷买的。 除却掌中宝,小霸王游戏机应是孩子们的最爱了。每逢放学或周末,哪位父母不在的同学家中,似乎总能看到一群眼睛紧盯着电视屏幕,嘴里嘟囔着不知哪国方言,身体随着屏幕里人物移动而随之移动的人儿。插卡的小霸王,魂斗罗是经典中的经典,“上上下下,左右左右,BABA”这似乎是孩童们口口相传的秘诀,不知现在还有几人记得。 除魂斗罗外,超级玛丽、坦克大战、双截龙……这都是曾活跃在街机或电视屏幕上的游戏,可惜,我除魂斗罗能打过第一关外,超级玛丽似乎从未成功解救过公主。
  
  儿时的我们,除了这些游戏外,最常玩儿的应是那些简单而方便的游戏了。翻绳儿、捡石子儿、跳皮筋儿、跳房子,这些是女孩子们的游戏。男孩子则更“粗野”一点,弹球儿、打陀螺、“宝儿(也有叫‘克子’的)”、斗鸡,这是属于男孩子们的。那时谁能有一口袋的弹球,他绝对是我们中间的老大,也是我们认为“最有钱”的人。就像农夫认为皇帝都是用金锄头锄地,一天三顿吃葱油饼一样,在我们眼中,有钱的标志就是你要有一口袋弹球儿。我可能天生不适合玩游戏,弹球儿,我的小伙伴儿能弹出几米,十几米,几十米,而我,弹出一条直线都很困难。 纵使如此,我依然很喜欢同他们玩儿,下午四点半放学后,教室旁边的空地上,随处可见一群小屁孩儿撅着屁股,脸贴着地,右手拿着弹球,闭起左眼在哪儿瞄准。等到看大门的奶奶说要关门了,一看天,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了。赶紧抓起书包,抄小路,跨庄稼,赶在爸妈回家之前跑回家,并趴在桌子上努力做出一副我在写作业的模样,可惜身上的土还没拍净。 除了玩游戏,动画片绝对是最吸引孩子们的。我上学较早,五岁进学,六岁时因期末数学七分,语文三十四分,“被迫”在学前班留了一级。
  
  可能因为我进学较早,家中又就我一个孩子,父母对我看电视的约束较少,所以我能在每天假模假样的写几分钟作业后,守在电视机前等着六点半的动画片。很庆幸我的童年不只有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、《熊出没》,而是有《东方神娃》、《三毛流浪记》、《神厨小福贵》、《憨八龟的故事》、《中华小子》、《中华小当家》、《小虎还乡》、《哪吒传奇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围棋少年》……最伤心的应是每周二下午,电视台检修,看不了节目。 孩提时代的我们,接触外面世界的渠道似乎异常狭窄,书上的知识除了真正的“学霸”感兴趣,书是吸引不了我们的。而动画片则不然,我想没有那个孩子是不喜欢看动画片的。我两岁的小侄子现在不给他看动画片他就哭。从动画片中,我知道,哦,原来女娲是人类之母,做菜要色香味俱全,哪吒是其母怀胎三年而生,围棋有一招叫“天地大同”。
  
  不得不说,儿时知识的影响是深远的。小时看《围棋少年》,觉得江流儿好帅,还特意模仿江流儿用中指和食指夹住棋子,其他手指翘起,高高抬起,猛地落下,那一刻真的觉得自己周围都在发光。不会围棋,就用五子棋替代,两个人都用中指食指夹棋子,你一招“天地大同”,我一招“天魔大化”,两个人你来我往,还真有几分“国手”的意思。直到上了大学,跟围棋社的人下棋,我先手,夹棋子,高抬起,一招“天地大同”顿时吓住了对方,“这是谁教你的?有这么下围棋的吗?”这时我才明白,原来围棋“金角银边草肚皮”,根本没有“天地大同”。那学不了江流儿,学黑木的“天魔大化”也不错呀。 上了这么多年学,背的《岳阳楼记》、《滕王阁序》早已忘却,却清晰记得:“朗朗晴空,日照当头,静静深夜,月涌江流……” 童年,我想我回忆的不是玩具,不是游戏,也不是动画片,而是和我一起做这些事的小伙伴儿。我们一起上学,一起偷玉米,偷油桃,偷西瓜,偷李子。说是偷,其实都是叔叔大爷家的。我还记得我偷过自己家的西瓜,很大,揣在怀里像孕妇似的,放了学校一打开,却是白瓤。 那时的我们无忧无虑,放了学就是疯玩儿,没有补习班,没有兴趣班,也没有所谓的起跑线。
  
  偶尔考砸了,回家免不了父母一顿打,打完了,搬出小方桌,煎饼,炒土豆丝,放了豆子的粥,开始吃晚饭。咬口煎饼,嗯,放了鸡蛋和葱花。 有人说我活在回忆中,是的,我承认我念旧,我恋过往。我舍不得丢弃背烂了的书包,翻烂了的课本。我想让这些东西提醒着自己,你的过往是如此丰富,希望你将来回忆现在能像现在回忆过去那般有事可说。少不经事多,老来何下酒?

    上一篇:临泉王冲:那年的栀子花 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标签: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