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明仕亚洲888

作者:油条君 来源: 时间:2014-08-04 阅读: 次 字体: 在线投稿



文 油条君

桐桦心里似千万只蚂蚁啃食一般难受。那种感觉,不会令人至死,也不会让人快乐。总是连续不断地难受,午休无止。
 

一月一日,桐桦刚刚旅游回家,倒在床上睡了两天,不吃不喝,呼呼大睡。谁知道他出去的那几天是不是又连续不睡。
 

这天中午,桐桦睁开眼,从枕头下摸出手机,看看,早就没有电。还在惺忪的睡眼马上睁大到极限,立马从床上跳起来,到处乱翻。终于,他翻到了充电器。他赶忙将手机充电,继续躺倒床上回眠。睡着,睡着,他好像想起什么事,又从床上跳起来,拿过手机,想马上开机,只是手机只充了百分之一的电,无法开机。他心急火燎,感觉像是会错过什么重大事件一样,盯着手机屏幕不放。百分之二、三。还是无法开机。
 

他突然灵机一动,将充电器一拔,开机。这次成功了。一开机,马上又将充电器插上。他心里的巨石终于落地,感觉秘密就将呈现,带着雀跃又凝重的心情,看手机屏幕一点一点亮起来,他越来越急切。他不断地点着手机屏幕,希望这个时候手机反应可以比平时快千百倍。终于,手机完成开机,搜索信号成功。
 

桐桦心里焦急地等着,是否有什么短信提醒有谁打过电话给自己,或许他们专业的学妹会打来吧!希望来电提醒业务给力一点。他开始联网,等待着跳出的信息,想着:或许那天认识的新网友会给自己法信息吧!说好一起到网吧打英雄联盟的,不知道我没在这几天他们打得怎么样,装备和级数超过自己可不好。家里的电脑早就被他爸爸砸坏,因为他每天玩游戏,就是不学习,他爸爸,一气之下,砸了电脑。想着想着,桐桦更急了。巴不得马上知道最近队友的情况。只是,一切没有问题,为什么很安静,什么信息都没有?
 

焦急着,焦急着……桐桦似乎想到什么,关于刚才的问题。他拨出学妹的电话,只听见:“对不起,您的电话已欠费,请您续交话费,谢谢。”之后一阵“嘟嘟”声。他把手里的手机一把砸在地上,大骂:“MD,居然停我机,你们移动还想不想混了?”骂完,他再没有话说。接着走到床边,倒进床里继续睡。
 

桐桦再次醒来,已经黄昏。他发现肚子很饿,口很干。他打开冰箱,只有两颗瘪掉的生菜,垂头丧气地躺在冰箱。他又翻过客厅,厨房,没有方便面,没有剩菜剩饭。一切都空空的。这时候,他猛然想起,爸妈出差去了,和自己同天走的,说去十五天,只是自己和朋友出去玩了五天就回家了。
 

想着该从哪里找点吃的,他只觉得喉咙干得没有一点口水,好像嘴再也张不开。他准备去喝水,但是家里一般要长时间不在家的话就会把纯净水用去洗菜,洗脸解决掉。因为纯净水建议饮用日期为15天。为了让桐桦喝健康水,他父母坚持这样做。他实在太渴,决定去看一看,说不定还会有一点一点水可以喝。幸好,这次他爸妈走得匆忙,没有把水用完。他拿杯子接几大杯喝下去,感觉微微舒服些。只是他的肚子叫得更加响亮,和着走路时在胃里摇晃的水声,让他心里极度不舒服,像千万只蚂蚁在啃食自己,当然,身体也是不舒服的,摇摇晃晃,他感觉下一秒就要死去。
 

桐桦想,叫份外卖吧!虽然能用不能用的钱都已经用完,但是可以先欠着,点了餐,送过来了,他不可能不给我的。去拿手机,才想起已经没有话费。他想要自己出去吃霸王餐,但想到要走出小区,有三百多米,特不想动。他继续走回房间,埋头想睡。他的肚子咕咕直叫,扰得他心神不宁。
 

忽然,他觉得眼皮有些重,昏沉沉的,两眼发白,饿昏过去。醒来时,闻到阵阵肉香,馋得他直流口水。他要起身,一个女声说:“儿子,不要动,不要动,要什么告诉妈妈。”这是妈妈,他似乎听见了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,声泪俱下。哭着说:“妈,吃饭。”
 

桐桦妈妈,心疼地看着狼吞虎咽的儿子,不由得感叹,自己打电话给儿子,停机,交完话费还是没人接。幸好自己感觉儿子是不是有什么事,立马放下生意回家。只见,儿子躺在床上,叫了很久还是没反应。她急忙,叫来120。到了医院,医生们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她。只是似笑非笑,苦笑着。说是没事,打了营养针,就说等着他醒就好。遇到的医生间都头接耳,不时女医生还捂着嘴笑,像在说着有趣的事。然后,都纷纷离开,去办自己的事。
 

在家里,桐桦妈妈,一直自责,自己没有把吃的买满冰箱。本想着儿子会和自己差不多一同回家,没想到,给儿子不少的现金才五天就用完,充的网银,信用卡额度也全部用完。她开始怪自己,没有给够钱。后悔着,责备自己……
 
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