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明仕亚洲888

伊豆的舞女(续)

作者:独孤晓凯 来源: 时间:2013-05-10 阅读: 次 字体: 在线投稿
       落下的樱花飘落在我的脸上,不知为何,眼前又浮现出了熏子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 尽管到现在依然都会定期去旅行,然而却不知为何没有了那种学生时代的情趣,以至于如今弄得自己反倒有些兴味索然。曾经在下田分别的地方,我每次都有意无意的经过了那里。但是很快就发现,自己此举完全是种徒劳的多情。门前的小红灯笼经过岁月的洗刷似乎显得更加破烂,老板娘依旧很亲切的招呼我,可是我很果断的就婉拒了住宿的请求。山里的空气格外清新,我在路边随便捡了根竹枝,沿途曾挥断过不少秋草尖。
       去东京赏花的路上,遇到了不少结伴而行的年轻姑娘。相比而言,我现在自己孤家寡人,穿的这么正式而没有同伴不免显得有些尴尬。可是,很快我就坦然了。也许是我自己认为已经习惯了眼下的寂寞。我随便找了棵樱花树坐下,欣赏着落花的景致,专心沉醉于一种孤芳自赏的安静里。大学的时光已然匆匆过去,我接受了一家报社的邀请,去做了一名杂志编辑。虽说这家杂志现在并没有什么名气,但因为主编是我的师兄,所以我也就没有想更多的事情便应承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 公园里有很多卖小玩意的商贩,在那里吆喝着像极了卖艺的那种人。表演新派剧的演员在那里故意做着搞笑夸张的动作,惹得围观的众人不时哄笑。不过在我看来这化着浓妆的汉子实在是无聊,反而那个心不在焉的敲鼓少女勾起了我的注意。两只瘦弱的手臂机械的敲打着死掉的鼓点,歌声略显得沙哑了些。在这热闹非凡的地方,我也不知道现在的心中充斥的是什么样的情绪。或许,我的脑袋里突然被这涌上来的鼓声给扰乱了平静。我于是躺下。
       熏子和我说过,她曾在东京的赏花节上跳过舞。不知道是不是也和现在起舞的少女一样,跳的真的很不错。我脑子里总会蹦出一个自私的想法:在没有人的地方,只有熏子跳舞给我一个人欣赏。不过当我在信里终于忍不住表达出这种想法背后积压的感情之时,熏子就不再给我回信了。我曾刻意到大岛找过她,不过每次都会很不凑巧她都在外地巡演。后来,荣吉悄悄的告诉我:阿妈看了我写给熏子的所有信件。
       “那有什么关系呢?”荣吉略带遗憾的口气缓解了我的失望。我眼前又浮出了熏子蹲在门口抚摸小狗时冷漠的表情,心里面那种离别的痛楚一下子就钻了出来。我突然想起那次归途对我抱有莫名好感分给我饭团的少年,还有我对那个带着两个孤儿的老婆子的照拂。这一切一切回忆的仿佛都被鼓声给唤醒了。
       荣吉去年在信里说过今年他们会考虑来东京巡演。因为小地方出的价钱实在太低,又加上目前的境地,着实是有些力不从心。他私下里偷偷告诉我,说一定会带上妹妹来东京公演。当我收到这封信件的时候感觉既好笑又感动。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年的时光,但是我和荣吉的友谊反倒越来越亲密无间。纵览我冷清的前半生,能给我带来如此温暖的感觉实在是让我有些匪夷所思。我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熏子那天略施粉黛的脸庞。那红红的像哭过一般的眼角,是否比四年前更加动人了呢?
       “少爷!”一阵旋风的香气卷着花香向我扑了过来。我睁开眼,一张笑眯眯的脸正好对上我的眼睛。“熏子?!”我暗自吃了一惊。在这茫茫的人海里,熏子能一眼就看到我的存在让我十分惊讶。我连忙起身,熏子制止了我直接把裙子铺在草丛上坐在了我的旁边。一时间,我竟不知道自己该对熏子说些什么。于是我们就安安静静的坐着,看着纷纷飘落的樱花。
      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正在逐渐加速,本来很平静的情绪也像是被打破的水面一层层的荡漾了起来。我忍不住用余光偷偷打量着熏子。她变得更漂亮了,如我所想。如果说以前的她宛如一株娇嫩的小梧桐,那现在简直就成了连绵绽放的樱花。熏子故意把头仰的高高的像是在看天上的云朵,其实她嘴角的一抹微笑让我知道她察觉到了我小心翼翼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 “樱花真美啊!”我终于忍不住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安静。熏子用力的点了点头,很安静的坐在我的旁边并不说过多的话。我顿时觉得心中像是塞了一团棉花,想用力吐出来,结果却止不住的往肚子里滑去了。我不禁暗暗悔恨自己平时太少同女孩儿交际,同时又再次感到自己似乎已经被一种孤寂的荒凉给完全包裹,心里难免有些伤感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荣吉这时候悄悄的来到了我和熏子身后,亲切的和我坐在一起攀谈了起来。“啊,康城少爷,好久不见真让我挂念您呐!”荣吉卸下身上大大小小的包裹堆满了我俩四周,那股热情劲儿一下子缓解了我的情绪。“阿妈没有跟着一起来吗?”千代子手里抱着一个婴儿带着一个年轻的姑娘正往这里走来,我并没有看到阿妈的影子。“啊,老年人嘛,总是罗里吧嗦的。让她留在家里照看孩子喽。”荣吉一脸微笑的看着我。“你现在已经有两个小孩啦?”我对荣吉的说法感到有些好奇。“哈,托您的福喽。自打遇到您后,千代子给我一连生了两个活泼的孩子。这不,我还特地把这个今年刚出生的孩子带过来参拜神灵。顺便来让您给我起下名字喽!”听到这话,我赶忙起身来端详婴儿的容貌。千代子把孩子温柔的抱给我,目光里充满了母亲的爱意。
       “我起个乳名吧,大名还是你和你妻子决定吧。”我草率的说出了从脑子里划过的名字,荣吉想了想,高兴地说:“成熏,似乎是个不错的小名呢!”我被荣吉夫妇那种身为父母的自豪给感染,心里的最后一丝伤感也荡然无存了。“这孩子模样真俊,很像你啊!”我发自内心的赞美着。荣吉爽朗的一笑:“哪有,大家都说这孩子像他母亲,我长得太对不起观众喽!”我也跟着大家笑了起来,不经意看到熏子注视婴儿温柔的眼神,我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想法:如果这个孩子的父母是我和熏子,那现在到底该是多大的快乐呢?
       我决定和荣吉一起巡回出演。虽说我既不会唱歌,也不会弹弦曲。但是我勉强会写些剧本。当我说我现在是一名杂志社编辑的时候,熏子的眼睛一下子亮了。“少爷,你写过关于我们的事吗?”熏子问完这句话时脸立马羞红了。我倒是略带着兴奋的语气,有些夸耀的回答道:“嗯,我写过呀。而且还登上了全日本流行的杂志报刊呢!”“噢,叫什么名字呢?”故意走在前面的荣吉也来了兴致。“嗯,《伊豆的舞女》,听说过吗?”“噢,噢!原来你就是那篇流行小说作者呀!当时我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还觉得有些奇怪,没想到少爷你这么有才学呀!”荣吉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就转过头去了。这让我突然觉得不好意思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 熏子的鼓声响了起来,较之以前似乎显得更加娴熟。荣吉穿着搞笑的服装在挥舞着道具,千代子和另一个叫香织的姑娘在努力配合着他的表演。演出很快就引来一大堆人围观,我注意到有不少男人只是在盯着唱歌的熏子。我故意坐到熏子的旁边,然后大声念着旁白。
       一天很快就结束了,今天的收获非常丰厚。荣吉热情的邀请我去他们下榻的旅馆去游玩,我提议他们可以到我租的房子里去住不必浪费这些住店的花销。“这个嘛,总是太唐突喽。总是麻烦少爷您,我内心实在会感到不好意思啊!”我连续邀请了两次后,荣吉于是就答应了。
       “喔,少爷你自己住这么大的房间呀,不会感到寂寞吗?”荣吉打量着我的房间,觉得我一人独自占着这空旷的房子有些不可思议。“哦,习惯了。写作需要安静的地方,所以就自己住在这里了。”“对不起打扰您了!”我顿时感觉自己说错了什么,连忙试图挽救。“朋友也经常来的,所以平常也很热闹。”“哦!”荣吉有些喜出望外的走进了房间。
       熏子提着鼓架站在门外,让我很纳闷。“不进来吗?”我伸手去拿熏子手上的鼓。熏子不好意思的回答我:“对不起,给您添这么多麻烦。”我暗暗发笑。“没关系啦,反正放假也是自己无聊。正好你来了,我反倒觉得轻松了许多啊!”熏子听了我这番话后脸刷的红了。现在看来,熏子倒是有一种浓妆艳抹的妩媚。
       晚上,我们几个聚在一起看着客厅里的电视。电视剧里粗糙的台词让我觉得实在是兴味索然,可是见荣吉他们看的如此津津有味,我也实在不好意思表达出自己的无聊。熏子似乎察觉到了我那种情绪,于是她凑到我身边偷偷的对我说:“我们去下五子棋吧。”我和熏子于是就离开了客厅进了我的卧室。荣吉他们已经完全沉醉在电视的剧情里了。
       在卧室里,我和熏子坐在地板上随意摆开了棋盘。熏子的长发毫无顾忌的触碰着棋子,这一次她再也不用担心会挨阿妈的骂了。过了几年的时光,没想到熏子的棋艺还是那么厉害。一开始竟然让我有些手忙脚乱,于是我也专心致志的投入到了胜负上去。安静的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平稳的呼吸和棋子落盘的声音,连时钟都仿佛停止了转动。
       “啊,已经11点钟了!”熏子抬起头发现时间已然这么晚,突然意识到这是自己第一次深夜里独自待在一个男人的房间里。她慌慌张张的丢下棋子要逃出门去,我连忙止住她。“再来一局嘛,反正是在我家里。”客厅此时早已静悄悄的。窗户里透进来月光,显得格外静谧。“啊。”熏子似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只是站在门口低着头玩弄衣角。我顿时失去了下棋的欲望,现在我只想和熏子聊聊天。但是一时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       “明天还要演出呢,请早点休息吧。”熏子温柔的声音让我丢掉了最后一次机会。我于是不再强求,把熏子送到了千代子房间的门口。“祝您做个好梦,晚安。”我有些怅然的看着门咔嗒一声关上。
       一声婴儿的啼哭把我吵醒,朦胧中我看到表盘在3的位置停着。千代子正紧张的哄着孩子,弄得一起醒来的熏子也着急起来。“不要惊醒了少爷,这该多么失礼呀!”熏子的语气略带着责备,印花的睡衣在昏白的灯光下显的格外好看。千代子掀开衣襟给孩子喂起了奶水,婴儿一边使劲嘬着乳头一边胡乱踢着千代子。我不禁想像自己是否也这样踢过从未谋面的母亲,此时的荣吉还躺在屋里呼呼大睡。悄悄拉上门的我又躺了下来。但是,脑子里萦绕的一直是熏子那件印花的睡衣。
       第二天,荣吉一行早早的就出门了。他们并没有叫醒我,可能觉得实在不好意思让我再跟着出去帮忙。虽然我这么想着,但是仍然有种被人撇在一边的懊恼。我有些郁闷的收拾好床褥,刚放进橱子里一转身就看到了在门口喘气的熏子。
       “熏子?”我有些意外的看着熏子拘谨的提着早餐,心里的那种恼怒一下子就无影无踪了。“啊,哥哥说怕您没有吃饭,于是就让我带了回来。”熏子通红的脸色透漏着撒谎的神情,我故作不知的接过熏子手上的保温盒吃了起来。“我先走了,少爷。哥哥他们还在等我呢!”熏子还不等我说出要跟她同去的话语,就立刻匆匆的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 卧室的空旷似乎一下子加大了不少,住了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竟是如此寂寞。因为不知道熏子他们去了哪里,所以我只能到附近一家有艺伎的店子里去喝些酒打发时光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也染上了这种嗜好。
       席间的艺伎殷勤的向我敬酒,我不好拒绝,一直喝到七荤八素才向家中赶去。回到家里,就看到熏子正站在门口。“少爷,您去了哪里?我们担心死了!”熏子很远就嗅到了我身上浓重的酒气,连忙把我搀扶进了屋里。“哎呀,这是到哪里喝成了这个样子?熏子,快去给少爷弄碗醒酒汤。”此时的我神志虽然不清,但是熏子的脸庞却愈发清晰的出现在我的眼里。
       半夜,我头疼的醒了过来。转头就看到了躺在我旁边的熏子。长长的秀发压在洁白的肌肤下,交相辉映竟让我看的有些痴迷了。我忍不住用手触碰熏子温润的脸颊,没想到却不小心弄醒了她。“啊,您醒了,少爷!”熏子刚睁开眼就看到我的手正在仓皇的乱放着,脸上立马飞起了一片红云。“我回去睡了,您要是需要什么就来叫我,我就在客厅里。”熏子慌张的想要逃开,不过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抓住了熏子的手。
       “熏子,我喜欢你。”我再也无法去控制自己内心的情感,我想我应该为自己和熏子去做点什么。听到我这句话的熏子像是被一道闪电给击中,浑身猛的一颤。“少爷,我这种人怎么配接受您的喜欢呢。”熏子的低声回答让我感觉到厌恶。虽说现在是熏子亲口对我诉说着,但是我能强烈的感觉到阿妈的魂灵就站在熏子的身后。
       “熏子,如果我也和你一样,我可不可以喜欢你?”我故意无视心中泛起的厌恶,紧紧的握着熏子被血液染红的手指。“少爷,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。我们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啊!”熏子的话仿佛一下子给了我心里重重的一击。
       过了几天,我淡忘了那天醉酒和熏子之间深夜里的谈话。这件事情,看来荣吉他并不知道,他还是自作聪明的带着千代子她们走在前面而把熏子故意留在身后。熏子很明显的和我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,每当我放慢速度想和她并肩的时候,她也停住脚步假装在休息。总之,我俩都掩饰的很好,并没有让其他人看出这平静下的不寻常。
       今天要去寺庙烧香,祈求两个孩子一生平安。虽然与另一个孩子素未见过,但是我还是跪在蒲团上虔诚的祈求神灵保佑孩子能健康的成长。这时我看到熏子也虔诚的跪在我的旁边,手里拿着签筒在慢慢地摇着。此时的熏子在祈祷着什么呢?是为自己未知的命运而在祷告神灵吗?想到命运这个话题,我不禁有些深沉的悲哀起来。熏子摇出的是一支上签。
       拜完神灵,还要去东京的集会上去巡演。当我演一个都市男青年为一名艺伎殉情自尽的时候,人群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“康成?你在这里干嘛?”倒在地上的我看到声音的来源立马尴尬了起来。来人正是我的同窗挚友幸之助。看着我涂花的容貌和沾满尘土的衣服,幸之助哑然失笑道:“我和你认识这么久,竟然还不知道你原来喜欢这玩意啊!”荣吉看见我遇到了熟人,连忙热情的来和幸之助打招呼。“在下冈村荣吉,是新派表演艺术家。阁下是康成少爷的好朋友啊,幸会幸会!”幸之助像没有看到荣吉一样的只顾扶起了我,亲切的拍掉我身上的灰尘打趣道:“想不到你个做学问的也喜欢跑江湖,改天请别忘了带着我一起啊!”幸之助的失礼让我更加尴尬,我连忙抱歉的向荣吉望去。荣吉爽朗的一笑,似乎对这种事情也是习以为常,所以我也就很快释然了。“喔,原来是有位这么漂亮的姑娘相陪,怪不得呢!”幸之助一眼就扫到了在一旁只顾用力敲鼓的熏子,有些挪掖的趴在我耳边问:“这姑娘陪过酒了吗?要是没有的话改天晚上请一定要带来助兴啊!”我的脸上似乎被幸之助给狠狠的抽了一记耳光,脑袋一下子清醒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了啊,荣吉。我那同学生性傲慢,实在是对不住您啊!”我过意不去的跟荣吉道歉,荣吉反倒不好意思了起来。“哎呀,少爷。我们这种人怎么会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,您实在太客气啦!”荣吉的话像另一记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,不过我还是强忍着继续说了下去。“今晚我有个同学聚会,想带着熏子去助兴。可以吗?”荣吉很快就察觉到了我的异常,连忙应承道:“那自然是没问题喽。熏子今年也不小了,是到了陪酒的年龄了啊。”荣吉暗示着我这是熏子的第一次陪酒。这种想让我放松的话,反倒让我陡然沉重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 我和熏子默默的走在去往宴会的路上,熏子低着头一点生气也没有。为了缓解黑夜来临之前的压抑,我故作轻松道:“酒宴上你就不用敲鼓了,陪着我们吃饭就行啦!”熏子只顾低着头走着,细声细语的回答我:“那怎么行呢?这不合规矩啊。”此时我的心里也是乱糟糟的,我突然涌出一种想带熏子回家的冲动。
       席间,幸之助酒兴大发。“来,这位姑娘唱一曲好听的嘛。总是敲鼓,都有些听腻了哟!”我一直在闷闷的喝酒。虽然艺伎也有,但是幸之助明显的对熏子今晚是志在必得。熏子因为酒精而涨红的脸蛋让我感觉有些心疼,但是那种不自然的美也让我心驰神往。可是,我不希望是在这种乌烟瘴气的场合。
       幸之助突然伸出手揽住了熏子的肩膀,这让我有些出离愤怒。“龙濑,这个女孩子是我朋友的妹妹,今天晚上应你的邀请出来表演的,请你放尊重点。”熏子尴尬的被幸之助突然抱住上半身,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我。幸之助口齿不清的说道:“什么狗屁朋友,那种人他们也配做你的朋友啊,川端。”我真的生气了。只顾一把拉起了熏子,收拾好鼓架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。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,破坏了您的雅兴。”熏子默默地在我身后说出了这句话。我顿时产生了极厌恶的情绪。“熏子,你难道想被那个男人夺走自己的贞操吗?这样的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熏子吗?”一番连珠炮似恶毒的话不假思索的从我嘴里冒了出来,似乎我已经隐忍了很久。熏子停下了脚步,在路灯下啜泣了起来。我顿时后悔刚才只顾发泄自己的情绪,但是也不知该怎么去补救。“少爷,您知道我其实一直喜欢您的,从见您的第一次就喜欢了。只不过想到自己不过是个舞女,是没有资格接受您的爱的。”熏子的话让我的心猛的颤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 “再见了啊,少爷!”我早早的穿上正装来为荣吉他们送行,这次换做了我站在岸边。不过,那种剐心的感觉还是那么的熟悉。熏子很快就会结婚了,下次她说会带着自己的未婚夫来一起参拜神灵和拜访我。熏子还在船上挥舞着白色的手帕,直到远远的成了一个白点消失在我的视线里。这时候,从我的头上飞过两只海鸥。它们毫无顾忌的在轮船间穿梭着,此刻我的思绪仿佛也追逐着它们的身影一起飞到了远方。

    标签: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