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明仕亚洲888

你好,Moni

作者:玖月之歌 来源: 时间:2016-04-08 阅读: 次 字体: 在线投稿
  【
  
  圣诞节前夕,街道散在第十一种异域斑斓中——莫家客厅只剩下昏暖的光线,莫思晴打开冰箱,是一盘凉透的糖炒栗子,一粒粒含着冻金似的肉。
  
  凭直觉,爷爷又回来过了。
  
  莫思晴已经决定催催妈妈。连日来她都没有见到妈妈了。一边写功课一边在挂钟前守到半夜,常常伏在桌面睡着,醒来的时候依然躺在自己的小床上,妈妈已经出门了。
  
  “爷爷不见了。”
  
  “多长时间了?”
  
  “不知道。”她把一张纸摊在桌子上,纸张漫是揉痕,像一块皲布。纸上是一行字:“你必须经历一次彻底的死亡,”逗号之后没有下文。
  
  放下电话,她长长望了一眼窗外,今年的雪格外寂静。咖啡馆,书店,面包屋,那些橱窗里总是安静地挂着星星彩球各色满目琳琅的饰品,循环着若干喜气的简单调子。
  
  一个人坐在落地窗前,玻璃上拓着这个城市的不眠夜。倒映在她眼中的万家灯火,捞起来也不过是雪片,只是这些荒凉,不经意染也上一丝烟火炽盛的味道,此时此刻,她陡然怀念曾经那种糖炒栗子的香气,是金灿灿的,甜甜的。
  
  【 Moni回来了。
  
  她禁不住一阵讶异与惊喜。但是随之又为一阵声响打了个寒噤。
  
  妈妈拎着一包糖炒栗子开门,楼道窗口里一阵夜风顺势灌入客厅——妈妈一眼发现Moni在爷爷怀中——她对Moni的熟悉不亚于爸爸。妈妈怔住了,一下子捂住脸蹲了下去。
  
  糖炒栗子洒落一地,散着金色的香气。
  
  她和爷爷都有些不知所措了。只有Moni精神不济地从老教授怀中爬出来,一身狼狈,静静舔着地上的栗子。
  
  妈妈哭了很久很久。
  
  莫思晴五年来第一次看到妈妈哭得如此伤心,好像要把她的肺腑撕碎了,心忍不住被刀割般疼痛。这五年来的郁积终于在今夜汹涌了,妈妈毕竟还是脆弱的。她和爷爷把妈妈扶进屋内。妈妈渐渐哭到没有气力,倒下去时口中已经迷糊了。妈妈念着爸爸的名字,紧紧攥着老教授的手,泪流满面:“爸爸,我知道。我知道……”老教授点点头,老泪纵横。
  
  老教授何尝不知道呢,儿媳天天提前下班的消息他早有听闻,只是儿媳每日中午却没有着家,在某一周,孙女要排练校庆节目,午饭都在学校。老教授没有陪伴孙女,有些百无聊赖,提前去医院给儿子喂餐,未及推开门,闻见里面一个人的对话。是儿媳在向儿子讲述着,这声音哪怕隔着一道门,他都觉得真切无比。
  
  老顾自然也明白,老莫的地位是无可取代的,但是就算不为了自己,也要为了恩师,为了手足,他照顾这个家自然是义不容辞的。当初老莫也是为了救他,爆炸的那一刻掩住他,不然不至沦落到这个地步,他最后一念是他的家人,他一定要代他撑好这个家,无论多长久。
  
  窗外平安夜的烟火还在断断续续着。
  
  半夜老顾疾疾敲响莫家的门,莫思晴打开门,老顾满颊通红,嘴里只剩一句话:醒了,醒了……
  
  【玖月之歌,荏苒欢喜】

    广告位